乌鲁木齐母婴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备孕期

狂暴领主第四百九十八章来几发营养

2021年01月13日 乌鲁木齐母婴网

狂暴领主 第四百九十八章 来几发

“真漂亮。”这是炮兵第一师的官兵们,看到这四门火炮之后的第一个念头。

由母巢体内那座神奇的血肉熔炉,一体成型的火炮炮管,现在看上去有着说不出的流畅的流线感;不知道母巢在青铜中添加了什么成分,此时的炮管正散发着迷人的亮黄色

再加上黝黑的钢制炮架,还有被刷上同样黑漆的一对车轮,整座火炮看上去就充满的冰冷的杀戳美感。

但在炮兵第一师的全体官兵心中,也就这样了;毕竟与之前他们操作的重型投石机和弩炮比起来,这些火炮的个头太小了,在他们的观念中,凡是个头越大的家伙,威力自然也是更大。

小侏儒看着手下的这些兽人们,虽然嘴上没有明说,但是脸上那种很是不待见的模样,却是如此的明显。

他在心中笑道:“是骡子是马、拉出来遛遛,小子们,等老子给你们来上几发,你们就知道这可是好东西了。”

随着他的招手示意,一头足有十米来长,三米多高的的丛林巨蜥,在几名精灵战士的牵引下,缓缓的来到了炮兵第一师两里之外的空地上。

身躯庞大的丛林巨蜥抬起头,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远处那些奇怪的人群,眼见着没有什么威胁之后,再次的低下了脑袋,开始进食。

丛林巨蜥就是这样,仗着庞大的身躯和不错的实力,在丛林之中根本就没有多少天敌,也根本不怕陌生人;而且它虽然是杂事性的动物,不过更多的却是食用树叶和杂草等植物,只要没有被激怒,一般都是很温驯的样子。

“火炮操作手就位。”随着莫多老爷的命令,十几个精灵战士一阵小跑着,来到了四门火炮的身后;顿时羊头人赛特斯,隐隐的明白了莫多老爷的意思,这是要对着远处的丛林巨蜥展示火炮的威力。

更多的疑惑,涌上了赛特斯的心头:这么远的距离,安装在城头的重型投石机同样可以做到,不过石头砸出去之后,那具体的准头就只能看运气了;还有这么庞大的丛林巨蜥,凭借着这几把放大了火枪,能打的死吗?

至于丛林巨蜥被激怒后,会发起狂来伤人的问题,赛特斯倒是一点都不担心,有着无敌的莫多老爷在,搞定一头发狂的丛林巨蜥,那还不已经在北京成家了。他说自己特别后悔是简简单单的事情。

“开始装弹。”莫多老爷再次的发出了填装的命令,立刻十几个临时的精灵操作手,有些手忙脚乱的操作起来。

在羊头人赛特斯的眼中,这些火炮的填装方式,也是像极了火枪一样;只见一名精灵拿着一个打湿了的鬃毛拖把,伸进了炮管里面来回的清理几次后,就飞快的退到一旁。

接着另一名操作手,将一个数斤重的布包塞进了炮管之后你的游戏存档将会非常安全。,再拿着木杆将布包向着炮管的底部,捅了下去;这个步骤赛特斯同样是看懂了,这是填装发射的火药,只是他分明的看到,拿来包裹着火药的布匹,居然是贵的吓人的东方丝绸。

来自东方大陆特有的丝绸,轻薄的就像是天上的云彩一样,很是受到了菲拉大陆贵族们的追捧,唯一让人不满的,怕就是它那惊人的高价,实在是让很多贵族老爷,都是非常的肉疼。

就是刚才包裹着几斤火药的丝绸用量,估计就花掉了赛特斯的小半个月薪水,这可是不少的金币;毕竟慷慨的莫多老爷,开出的薪水可是不低。

“这哪里是在发射火炮,根本就是在发射金币。”赛特斯在心中吐槽者,对于莫多老爷本次换装的武器,他真心不怎么看好:“还不如使用重型弩炮,哪怕是最贵的破甲弩炮,一发的成本都不到这些丝绸的十分之一。”

心里嘀咕着,但是赛特斯却是不敢放过那些操作手的每一个动作,毕竟不管怎样,这些火炮就是他们今后最亲密的伙伴。

捅紧了火药之后,那名精灵操作手又将一颗圆润的铁球,如法炮制的塞进了炮管,然后又用木杆将铁球捅结实;看到这里,赛特斯提起了一点精神,那个十来斤的铁球砸到身上可不轻松,最少穿着盔甲的对手,是抵挡不住这个。

然后一名精灵用手头的尖锥,通过炮管底部的一个小空洞,将炮管内丝绸包裹的火药戳破,再将一根导火绳,小心的塞了进去;之后这名精灵站在炮管后不停的向前打量着,同时还指挥者另外的几名精灵士兵,不断调整着炮口。

“真麻烦。”这次的调整花掉了不短的时间,赛特斯觉得非常的无聊,让他都忍不住打了个哈欠;不过意识到场合不对后,他飞快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同时,他分外的想念起当初的那些,重型的投石机和弩炮起来,虽然重是重了点,不过看起来好用多了。

终于在那些精灵忙活了好一阵之后,他们总算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负责瞄准的精灵,很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向着莫多行礼后,大声报告:“火炮填装、瞄准完毕,请领主大人指示。”

小侏儒的面色严肃起来,同样的回礼道:“目标前方丛林巨蜥,十二磅炮与六磅炮依次开火。”

“预备,点火。”在命令发出之后,两门十二磅炮,炮管底端处的导火绳几乎被同时点燃,近十息之后,两声巨大的响声几乎同时响起。

原本站在队伍最前列,离着火炮还有十几米远的赛特斯,在炮声响起的那一瞬间,差点被巨大的声音吓得弹跳起来,这动静也实在是太大了。

炮声响起的同时,两门十二磅炮像是被猛的推了一把,向后退出好几米才停了下来,两颗铁球带着令赛特斯咂舌的高速,向着两里之外的丛林巨蜥砸了过去。

几名操作手顾不上观看战果,慌忙的将火炮从新推回了位置,再次的重复着刚才的程序,开始重新填装。

“真特么的!好快,好准。”两里远的距离,铁球不过是飞行了数息就砸到了丛林巨蜥的身前,其中一枚打飞,另一枚正中丛林巨蜥的腰间,顿时让刚刚站稳的赛特斯发出了这种惊呼。

丛林巨蜥那面对着普通刀剑,都很难破开的厚厚表皮,在铁球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;不过是菜碗大小的铁球,却是直接在丛林巨蜥的腰间撕开了一个脸盆大的伤口。

四个全面 既不是简单的并列关系 巨大的伤势,立刻就让丛林巨蜥陷入了疯狂,它的通红着一双眼珠子,对着炮兵必须忍受蚊虫的叮咬和难闻的气味。另外阵地疯狂的冲了过来;身躯上那恐怖的伤口,将他冲锋的这一路上,染出了一条明显的血迹。

在丛林巨蜥冲锋到里许远的距离,两门六磅炮终于开火了,在这个距离上,两发小号的铁弹全中目标;哪怕是这明显小上很多的铁弹,依然在丛林巨蜥的身上,开出了两个不小的伤口。

终于在丛林巨蜥冲到百米的距离时,那些手忙脚乱的临时二把刀操作手们,将两门十二磅炮再次的填装好;这两门十二磅开火之后,整个脑袋都被砸的稀烂的丛林巨蜥,轰然的倒下。

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,赛特斯和他的手下们,看着眼前的几门炮,就好像看着世上最珍贵的稀世珍宝。

德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陇南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
天津白癜风医院哪家医院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